冷眼看世界丨被监视的环卫工,被屏蔽的996

 2019年04月07日  451 次 0 条 1  


请使用手机扫码打开

侧边
   
  本文共2751个字,预计阅读时间需要7分钟。

全民手环时代

高科技曾被人类赋予了无数意义,人人都盼着它迟早有一天能提高生产力,解放劳动人民的双手。

没想到,反而是最弱势的群体,最早被关进了天罗地网。

根据@南京零距离报道:最近,南京河西区域的环卫工人被配发了一款有定位功能的智能手表。工人们只要在原地停留休息20分钟以上,手表就会自动发出“加油”的声音。


按说在工作到心力交瘁的时候,能有个人及时鼓励一句,想想心里都会涌上一股暖流吧。

但环卫工人却有些无奈。

因为这声“加油”不是鼓励,而是警告。

原地停留20分钟被管理人员定义为“违规停留”,一旦发现环卫工人有任何摸鱼的迹象,手表就会自动给环卫监控指挥中心报警,处罚也就跟着来了。

诚然,没有人喜欢在肮脏杂乱的城市环境生活,打扫干净街道也是一个环卫工人的基本工作。可不管是不是午休时间、不管工作做没做完,只要停留就等于偷懒的逻辑,也难免有一刀切之嫌。

用这位环卫工人的话说:“如果半小时内路上都干干净净的,难不成我还要专门来回跑不成?”


面对记者“打扫干净了也不能休息一下吗?”的质疑,制定考核标准的环卫公司领导对此是这样解释的:

“不坚持走动,干不干净可就不一定了”。

表达隐晦,意思却无比明确:为了不被处罚,环卫工人就不得休息。

 
荒唐的管理办法一下子引发了众怒,有网友对此发出吐槽:“强奸犯和恋童癖需不需要带电子脚镣还没讨论清楚呢,劳动人民先被伺候上了? ”

嘲讽之余,甚至还有一丝惶恐。

毕竟环卫工人20分钟不动就会受处罚,很难说下一个被——按照看不看屏幕来判断是不是摸鱼,二十分钟不抬头就大喊“加油”——监控的,会不会是我们自己。

现代版“半夜鸡叫”

地主周扒皮不愿付给雇用的长工薪水,于是便设计半夜躲在鸡棚学鸡打鸣,迫使长工早起干活。

这是小学语文课本里《半夜鸡叫》的故事,批判地主阶级对劳动人民的压迫。后来被证实是长工在特殊政治时期,编故事对雇主的恶意抹黑。

可万万没想到,这套谎言里粗劣的伎俩,如今却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2019年的今天。

鸡叫,也变成一声声催命的“加油”。

虽然我们都知道,没有一个劳动者,活该成为被监视的螺丝钉。可事实上,南京早不是第一个搞环卫工人监控的城市。

深圳宝安区的环卫工人早就被安装了GPS定位器,每小时都有里程份额,达不到标准就是不合格的。

西安的环卫工人就更惨了。
考核人员甚至会拿着小刷子和电子秤,蹲在路边扫灰称重。要求一平米灰尘重量不能超5克,垃圾路面滞留时间不超过5分钟。不合格一次扣100元工资,第三次就辞退。

不放过一粒灰尘的精神实在值得敬佩,可但凡用正常的思维捋一下这个标准,就会发现其中的问题:

如此吹毛求疵的要求,除了折磨一线工作者,对于对行人的舒适度和城市的宜居性又能有多大提高?

苛刻的标准最直接的后果,只有一个:西安环卫工人本就巨大的工作量一下子翻了倍。“现在每天至少要扫四五遍,从清早4点起来差不多要干到下午6点”。

比起公众呼吁已久的高温补贴、加班补贴、春节三倍工资等白纸黑字写在劳动法里的规定,一直得不到落实。

反而是各种奇葩的幺蛾子考核越来越多,让环卫工人苦不堪言。

对他们来说,扫大街干到累死,一家人住在10平方的屋子里,是感动中国的事情。

提前干完活去午睡20分钟?不好意思,扣钱。

“努力”的解释权

可环卫工人显然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。

众所周知,干如此“脏活累活”的基本都是文化程度低、家庭条件差的中老年人,在就业市场上毫无议价资格。

没有双向选择,更没有自由流动。对于这样一群根本不敢失去工作的老人而言,雇佣方可以说是“为所欲为”的,完全不需要考虑压榨的后果。

可有选择权的劳动者,权益就能得到保证了吗?也不尽然。

同样是今天的一则新闻,浙江省人社厅和中小企业代表开了个会,拟用征信制度限制劳动者频繁跳槽。

在这场并没有劳动者代表出席的会议上,企业大吐苦水:表示有员工2年换了近20个工作,先后状告15家公司违反劳动法用工规定,堪称“碰瓷式职业维权人”。

人社厅代表闻言频频点头:一个人频繁辞职的话证明信用有问题。我们已经建立一个1000万人的数据库,以后“恶意跳槽”的员工将受到限制。

一来一回、互相默契点头中,有两个词用的很值得玩味——

企业违反劳动法用工规定的举动,本是工作环境差的结果,员工维权成功却被默认为“碰瓷”。

被连8小时工作时长和双休制度都落实不了的企业文化,压榨到不行之后,员工决定离开,又落得个“恶意跳槽”的罪名:

“996造成了厚重的黑眼圈、胃病、肝病、过劳胖、脱发,被迫辞职你还给我记征信?”


退一万步讲,就算存在跳槽频繁、不负责任的员工,也应该由市场教做人,而不是用大数据的手段来束缚青年人。

没有人在意保障劳动者权益的核心问题,只顾着把“努力工作”的解释权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
被带上智能手表的环卫工如此,道路干不干净无所谓,不能停下才是要紧事;

被打上恶意跳槽标签的员工也如此,身体垮不垮无所谓,企业错没错无所谓,敢辞职就有了黑历史。就连以后找工作,可能都要因此受到牵连。


而正如很多社畜的担心:“今天是一年跳十次槽算失信,过几年说不定就是一年跳一次槽算失信了。”

没有人知道,这肆意扩张的权限的尽头在哪里。

不断倾斜的天平两端

这时也有人问了:频繁跳槽的员工受征信系统限制,那么逼员工频繁跳槽的企业,是不是也要列入不良企业名单呢? 

前段时间程序员在Github上发起的“996.ICU”项目,不就说明了一切吗?

当大家互相交流着哪家公司加班时间最长的经验,尽管闹得轰轰烈烈,可结果还是以这个反对996工作制的网站被各大互联网公司浏览器屏蔽而告告终。


说起来,996早就不是互联网界的新鲜事,但几年前企业还没这么肆意妄为。就算内核再压榨人,至少也会用“奋斗精神”的企业文化当个幌子,以免显得吃相太难看。

可当今天某认证为“搜狗员工”的用户在脉脉上吐槽,搜狗已经开始实施统计加班时长裁人的举措 ↓↓↓

CEO王小川在否认了员工指控的同时,直接回怼员工吐槽:

“无论有没有这样的制度,在背后嚼舌根就不适合在搜狗工作。有种就快滚。”



舆论惊诧于企业管理者的名目张胆,却也无能为力。
不禁让人想起了2015年,富士康生产线某线长的一句名言:“只要有一次不配合加班,我就让你从此以后一个班都没得加。”

那时人们还以为这仅仅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潜规则,没想到如今一语成谶,被各行各业奉为了金规玉律。

 

在平等就业、双向选择早就是全球共识的今天——

企业和员工本应处在一个相对平衡的天平两头,可现状却是日复一日地朝着前者倾斜。

当自上而下对弱势群体的单向制约不断被加强,默许不公的砝码一个个累计。

人人都知道这是不合理的,可不管你是外表光鲜的码农,还是风吹日晒的环卫工人,想要活下去都必须默许企业种种荒唐的逻辑。

所有的所有,只为在一颗颗社会螺丝钉生锈腐化之前,榨干他们最后利用价值,却忽视了雇佣关系另一端也是活生生的肉体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funtx.cn/1526.html
作者授权:除特别说明外,本文由 Fatansy 原创编译并授权 「饭特喜」 刊载发布。
版权声明:本文使用 「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」 创作共享协议,转载或使用请遵守署名协议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签到 ← 打字麻烦?那就一键签到好了。